這款曾經引發厭學、離婚的游戲,如今卻誕生了幾位年輕的百萬富翁

一場電子競技比賽究竟能有多火?前兩天剛結束的《堡壘之夜》世界杯就能帶給你最直觀的答案。

超過4000萬名全球玩家報名參賽,大約200萬在網絡渠道觀看了決賽直播,賽事獎池總額達3000萬美金,個人賽冠軍獎金更是達到了夸張的300萬美元。

作為對比,高爾夫PGA的冠軍獎金是198萬美元,伍茲贏得的大師賽冠軍是207萬美元,而德約科維奇前陣子剛拿下的溫網冠軍則為298萬美元。

面對規格如此之高的電競比賽,能駕馭這種大場面的場館自然也非無名之輩。在寸土寸金的紐約城內,美網主球場阿瑟阿什球場承辦了這屆大賽。

在這座可容納超過23000名觀眾的球場,許多選手的家人坐在看臺上注視著自己孩子的發揮。同時,不少忠實的游戲玩家也選擇自掏腰包,來感受世界大賽的緊張氛圍。門票售價從50至150美元不等,對于大部分人而言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價格。

作為一款現象級游戲,《堡壘之夜》的游戲規則很簡單:100名玩家被扔到一座海島上,他們必須通過戰斗或逃跑的方式來確保自己生存,唯一幸存的個人或隊伍將成為最終冠軍。

觀眾席上,全神貫注的觀眾們緊握著球場中央的4K LED顯示屏,游戲中斷斷續續地傳來槍聲的咆哮聲,地圖內存活的玩家越來越少,每當有玩家在這場虛擬戰斗中遭遇淘汰時,觀眾們便會發出陣陣尖叫聲。

100位參賽選手的比賽鏡頭便置于屏幕之上

最終,在三天的激烈爭奪過后,總決賽落下帷幕。現場觀眾見證了又一位世界冠軍以及幾位百萬富翁的誕生——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16歲高中生吉爾斯多夫(ID:Bugha)成為最大贏家,他捧走300萬美元大獎。

16歲的挪威少年Emil Bergquist Pedersen和17歲的奧地利華裔少年大衛·王贏得了雙人組冠軍,共享了300萬美元。

當然,沒有人的成功是隨隨便便的,即便是在飽受質疑的電競項目里,想要站上金字塔的塔尖也需要非凡的天賦并付出足夠的努力。

吉爾斯多夫是幸運的,因為他身處的家庭環境十分開明,是父親格倫把他帶入了《堡壘之夜》的游戲世界。“當我第一次接觸這款游戲時,我就意識到,‘這是我所感興趣的東西’。”很快,一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,吉爾斯多夫開始和朋友們一起玩這款游戲,并從中收獲了快樂。

或許連他本人也沒想到,從第一次玩這款游戲到成為世界冠軍,中間的過程僅僅只有兩年。現在,他每天呆在房間玩六到八個小時,一周至少五天維持這樣的訓練強度。“言語現在不能表達我的心情,我只是太高興了。”這就是吉爾斯多夫奪冠后的內心寫照。

吉爾斯多夫捧杯瞬間

為了幫他加油,吉爾斯多夫一家更是前來現場為這位家族的驕傲助威,結果自然也沒讓他們失望,看著孩子捧起冠軍獎杯,許多類似“游戲耽誤人生”的質疑聲也悄然散去。

當然,作為一名高中生,吉爾斯多夫一直以來都在游戲和學業中尋求平衡點,但他坦言這確實十分困難。“在學年中,想要在訓練間隙跟上學業進度確實是件很難的事。”但他一點也不擔心游戲影響了自己的生活,因為《堡壘之夜》拉近了他與其他人的距離。“當我不玩《堡壘之夜》的時候,我通常會把時間花在家人和朋友身上。”

但不可置否的是,游戲等于洪水猛獸的陳詞濫調在如今的社會依舊占據著一席之地。即便《堡壘之夜》收獲了巨大的成果——在2018年,游戲營收額達到24億美元,幫助游戲行業和其他互動媒體的年收入額增長了13%,達到1200億美元左右——但有關它的質疑之聲始終伴隨左右。

尤其是,這款游戲的興起還產生了不少社會難題

在美國高校,許多學生把手機帶到課堂上,偷偷玩起了手游版的《堡壘之夜》。這讓老師們大為苦惱,為此有些學校不得不在網絡連接上封鎖了《堡壘之夜》,讓學生連不上服務器。

除了耽誤學業外,這款游戲的“毒性”還蔓延到了成年人身上——許多家庭由于堡壘之夜分崩離析。不少網友甚至夸張地表示,自己的親人和伴侶已經接近與《堡壘之夜》“融為一體”。

此外,據英國網站Divorce Online統計,2018年英國離婚的夫婦中,有200多對把沉迷堡壘之夜列為離婚理由之一。

正因如此,許多家庭極力反對《堡壘之夜》的存在,英國15歲少年Jaden Ashman的母親曾經就是這一觀點的支持者。他的兒子自2017年來一直在玩這款游戲,最多的時候一天能玩10小時,而由于長時間的游戲,Jaden與母親的關系一直十分緊張。“我一直反對兒子玩游戲,他才15歲,他的學業對我來說是頭等大事,這并不容易,我們之間存在著很大分歧。”

甚至,在一次接到學校打來說Jaden上課睡覺的電話后,母親直接扔掉了他的Xbox游戲機,還掰斷了他的耳機。看上去,矛盾似乎不斷激化,但Jaden抓住了機會,證明了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。在今年的世界杯上,他與自己的荷蘭搭檔在雙人賽中獲得第二名,共同贏下了225萬美元的獎金。

計劃在未來成為職業選手的他,已經接過了戰隊拋來的橄欖枝,簽署了一份5.8萬美元的合同。同時,為了回饋嚴母的成全,Jaden打算拿贏得的獎金為媽媽換一輛新車。

雖說這樣的電競故事世間鮮有,但游戲誤人的論調確實需要進行更新了。曾幾何時,靠打游戲賺錢聽上去就像是天方夜譚,而如今,一套日益完善的電競體系已經規劃好了藍圖,并且逐步實施。

許多家庭已經走在前頭,面對這款廣受歡迎的游戲,他們的態度是積極,不抗拒的。在世界杯現場,有的家庭身特意上身定制T恤,上面寫著“We're Not a Regular Family, We're a Fortnite Family.”(我們不是普通的家庭,我們是堡壘之夜一家。)

時代已經不一樣了,如果一味將游戲比作洪水猛獸,或者認為人們花錢看一群陌生人玩電子游戲是愚蠢的,那么你的思維也許還停留在十年之前。

來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陳庚